林怀民:云门是我参与社会的工具 有狂喜也有痛苦

时间:2013-03-01 16:14:12   来源:中国网   编辑:朱铭宇

上周,处于当代世界舞坛领军地位的美国舞蹈节宣布,将今年的终身成就奖颁给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,他也由此成为欧美以外地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编舞家。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,林怀民分享了自己的成长及从业经历,从他颇具特色的语言表达中,也展现出了“云门”的形与神。

很多东西是童年就埋在身体底层

我的故乡在嘉义县新港乡,我的童年很复杂。曾祖父是前清秀才,祖父是西医,父母亲都在东京留过学,家里有中国人的规矩,也有从日本带回来的规矩。

小学一年级第一天放学回来,妈妈就让我跪在榻榻米上,一杯牛奶两片饼干,放78转(注:留声机唱片的一种)的贝多芬。每天回家听完两张唱片,然后去写功课。那时候真想跑啊。爸爸妈妈还看日本片,所以我小时候的偶像就是三船敏郎。叔叔们大我十几岁,买一大堆书,他们去看电影,我是小孩不要钱,就被拎着去了。有个堂叔娶回一个北京太太,他们带我去看过《碧血黄花》《翠翠》,后来他们去哈佛读书,给我寄来《小鹿斑比》《小飞侠》。

故乡有台湾最古老的妈祖庙,各种仪式对我有很大影响。小时候觉得好玩,大了以后发现,仪式的感觉是我很喜欢的,也用在了作品里。

外面是灰扑扑的市场、农人、庙,里面就是贝多芬。这也是台湾的文化。所以对我来说,什么文化交融、跨来跨去,都是很自然的事。

我所有东西都是25岁前打的底,后来还有很多门,一扇扇推开,但那个种子没有的话就是没有。我们的布拉瑞扬,他很年轻时我就说,你回部落去看一看。他那时要叫做郭俊明(其汉语名),不要叫布拉瑞扬。后来他跑遍世界,在美国也编了舞。去年整年时间,他把所有部落都走了一遍,我觉得非常好。

我并不是说你要从那个东西里找题材,它是很有趣、很微妙的,很多东西是童年就埋在了身体的底层。